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清风文苑
一盏清茶听廉音
2015-09-23 |

李丽玉 

来源:周宁县纪委监察局   2015-09-23   

2015年9月23日 转载省纪委网站 首页>廉政文学

  儒家以茶修德,道家以茶修心,佛家以茶修性;君子爱茶,以茶修廉。

  “一杯清茶问今古,两袖清风为苍生”。茶与廉,自古紧密相连、源远流长。魏晋南北朝以来,就有“以茶养廉”之政见,陆纳“清茶一杯以待客”的故事流芳千古;唐白居易寄国民忧思与茶盏之间,“朝堂六班皆相宜”的“六班茶”,至今依旧是茶中名品;苏轼一纸《叶嘉传》为茶立传,茶之清俭素雅、茶之淡泊逸越、茶之灵气清魂,尽在字里行间。

  茶,来自山高雾浓水清处。何为山,有着历经沧桑的厚重和坚定不移的顽强,于是古人有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”的向往与情怀;何为雾,雾是天上灵,清而洁,沁心脾、涤心尘;何为水,水自山岚幽处来,道家谓水、至仁至善,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”。茶,生于云山,汲取甘泉,其性精清、其味浩洁,格外清灵逸尘。

  “君子之交淡如水,为政之道清似茶”。当下,面对着五光十色、良莠并存的社会现实,欲望与诱惑无处不在,太需要一盏清茶以宁心静气;尤其身在物欲横流的名利场,责任沉沉、压力重重,党员干部更需常饮廉政茶,从头晕目眩的觥筹交错中抽身而出,找回粗茶淡饭、鸿儒谈笑的坦然;在浓墨重彩的宦海沉浮中回归本源,就好似杯盏中粼粼透澈的清茶。

  茶尚俭。郑板桥诗云“扫来竹叶烹茶叶、劈碎松根煮菜根”。茶,不是玉盘珍馐,也不是金壶琼酿,它生于“野泉烟火白云间”,长于“清洗流水暮潺潺”,格外素净质朴;饮茶,亦不必金屋琼宇的奢华、众星拱月的恭维,随意摆一张小几,三五知己,足矣。为政,也是如此这般,“尘滤一时净,清风两腋生”,不张扬、不奢靡、不骄躁,权来利往之间,以茶待客、以茶代酒,清俭,从容,简单,安然。

  茶贵清。“味为甘露胜醍醐,服之顿觉沉疴苏”。春风得意、忘乎所以之时,饮一盏茶以溯源,追思权力来自于人民,警醒不忘党的宗旨、肩之重担,既不刚愎自用,也不狂妄自大,始终谨小慎微以做事,虚怀若谷以处世;诱惑当前、利令智昏之时,饮一盏茶以醒神,“一日而三省吾身”,知对错、明是非,心志愈发坚韧,心神愈发安定,名利之前,方不为所惑、岿然不动。

  茶崇静。白居易的《两碗茶》说的很好,“食罢一觉睡,起来两碗茶;举头看日影,已复西南斜;乐人惜日促,忧人厌年赊;无忧无乐者,长短任生涯”。茶,洗尽铅华,净心如莲;淡看世事,涤净归朴。为政,若是心绪繁乱、心志不坚,必然犹豫不决、患得患失,甚至迷失心窍;唯有不移愚公志,不移公仆心,面对红尘纷扰,淡然处之,宁静致远,方得始终。

  茶致廉。自宋代起,研磨制茶,用柯木为杵,以瓦盆为皿,研磨直至细若银针,方能尽现茶之清甘。茶,有着始终如一的品行坚守,愈是荆棘载途愈是百折不挠,愈是举步维艰愈是一往无前,于是宋代黄庭坚饮茶,便有“粉身碎骨,功合上凌烟”的报国豪情。如今,已不是狼烟四起的动荡年代,而反腐倡廉这场没有硝烟也不见刀剑的战争,却是一场不能停息的战争,一场绝不能输的战争,一场事关党国存亡的战争,需要我们以粉身碎骨的决绝投身其中。腐败是跗骨之疽,吞心噬骨,那便刮骨疗毒;腐败是深根毒瘤,根深蒂固,那便连根拔起。

  “世路无如贪欲险,几人到此误平生”,贪欲如火,不遏则自焚;贪欲如洪,不遏则自溺。常饮清茶,能洗涤肺腑、澡雪神经。为政须如饮茶,摒弃贪欲杂念,知德守正,廉如清茶心犹朗,洁似清茶骨亦清。

 

【返回顶部】  【收藏】  【打印】  【关闭】
主办单位:中共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纪委 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监察局
技术维护:集美区政务信息中心 联系方式:(0592)6063955